♥ 作者: Doll ♥

成为有偿撰稿人

成为有偿撰稿人 – 蔷薇后花园

Doll: 你有本事你上啊!

恭候已久,蔷薇后花园开放了有偿撰稿人机制。

你可以通过提交最下方的表单成为撰稿人,发布原创或翻译的文章获得收入。

没更完的文章,你有兴趣你来更;觉得写的很烂的文章,你有本事你来重写;有好创意、好点子和想法,你就上;精通八国语言,那就靠你去翻译。你的文章牛不牛逼,就看各位大爷会不会赏你点零钱。

1分钟成为撰稿人指南

  1. 在文章最下方填写表单。
  2. 点击新出现在头部黑色的导航条上的 “+新增”。
  3. 进入后台开始创作吧,题材仅限变身类,要发布其他题材可以去黑沼泽俱乐部
  4. 审核时间在3-5天,题材相符,做过排版的会优先通过,审核期间可以先上传收款码
  5. 文章在通过审核后,就可以等读者老爷们的打赏啦。

版权提示:只有原创文章才会显示打赏码,转载文章请务必勾选转载分类并填写原作者哦。

  • 马上成为有偿撰稿人

  • 大小写英文字母或数字组合
  • Minimum length of 6 characters.

♥ 作者: 白纸 ♥

产卵战士~优里爱的逆袭

产卵战士~优里爱的逆袭 – 蔷薇后花园

第一章 惨烈战役

「哼哼,你们今天全都要死在这裡!」

「不!不要过去……快点撤退!」一个奋力迴旋踢虽把追赶而来的杂鱼们扫出圈外,但友伴多已伤亡惨重、自身难保,天王星战士知道这无疑是『星连战团』有史以来最惨烈一役。

「轰!轰轰!呜啊!碰!碰!太阳战士……别过去……快点撤退!」

「不……你快断后!不要管我……唔唔……啊……」

「啊啊……唔……啊啊啊!」冥魔女菲娜以利爪刺穿太阳战士的钛金板甲,号称拥有地球最强防御力的男人,终究还是承受不住刺骨剧痛而失声哀号,但视死如归的决心依旧死命扣紧对方手肘。

十一名星连团战士中不省人事的就有七人,面对史上最大规模的异种入侵行动,除了最强的太阳战士勉为其难能与首领菲娜缠斗外,为数众多的冥魔杂兵也逼得战士们无法伸手相助。

「太阳战士!」

「别……别管我……啊啊!」

「哈哈哈哈……愚昧的人类,骄傲正是你们最大的致命伤,今天,我就要你们星连团全都死在这裡!」

「唔唔……哼……哈……菲娜!哈哈……最骄傲忘形的人……是妳!」

就在菲娜肩上的六条利爪鑽开太阳战士钢板,往心脏部位插入时,却见喷溅的鲜血竟似泛着金黄色光芒,并且从菲娜裸露的雪白手臂慢慢渗透进去。

「啊!神田……这……这是怎麽回事……你对我做了什麽?啊!」菲娜无比讶异地叫出声来,而且皮肤底下还隐隐发烫,甚至侵蚀到每根血管裡令利爪坏死好不难受。

「你……神田……唔唔……这是什麽诡计?啊……啊啊!我的手……」

「妳完了……哈……咳……咳!菲娜……妳我的终点就到此为止了!」

太阳战士解开了腰带间的能源弹,转头示意同伴们攻击自己,回首加入星连这七年多以来,与冥魔馀孽早已不知激战过数百次战役,也许,这才是一名战士最光荣的时刻吧。

「不!千万不要啊!太阳战士!」天王星悲鸣般地痛苦疾呼,他很清楚太阳战士准备好与对方同归于尽,菲娜是冥魔邪道中最可怕的不死女妖,而且经过数千次的战役演化下,俨然已蜕变为一种近乎无敌的恐怖存在。

这女魔头不仅受多大伤都能自愈,变身模式下的利甲外壳更是刀枪不入、砲弹难侵,因此地球上的科学家们发明出一种极端融合的下毒办法,只要能把人类血液溷浊毒药与之融合,那就能破解她体内不断再生繁衍的邪恶基因。

而这项独一无二的艰难使命,正好就落在了星连队长太阳战士身上。

「记住,少量鲜血是无法影响到那女魔的不死之身,一定要引诱她的利爪刺穿你的钢甲,然后适机吞下融合药,让异变的血液影响她,虽然……这对大好前程的你来说,并不公平……」弥留之际,太阳战士隐约还记得博士当时强调过的那段话。

「博士,我很清楚这个任务谁才能够胜任,只有太阳战士的钢板强度能在女魔头全力一击下撑过数分钟时间好让毒血生效,为了地球,我愿意这麽做。」

「唉……若非必要,我真不愿意失去像你这样优秀的星连战士,而且这药仍在实验阶段,非到最后关头切不可吞下……」

「请把药交给我吧,神田知道该怎麽做。」

就在菲娜爪子把太阳战士狠狠地甩开一旁时,侵蚀的诡异血液却再也无法阻挡地往体内深处流窜,爪牙开始扭曲变形,一代魔头最终也只能痛苦哀号地失声尖叫!

「就是现在!快!快!」眼见变化发展至此,所有星连团战士更立刻把腰带上的剩馀能量,全都化作必杀弹的『终极灭死光波』射向菲娜,同时承受巨大能量伤害的女魔头,就在阵阵悽厉尖叫声中消失于无形。

「喝……喝……成……成……成功了!」

「吓吓!菲娜死了!菲娜死了!不……不可能!啊唔……」

如同骨牌般的连锁效应下,死的人还不仅仅是菲娜而已,那些跟随她的冥魔部众们竟纷纷掐住了自己喉咙,并且呕吐出各种黑色秽物后也开始接二连三地一一死亡。

「哈……哈哈!我们成功了!那个不死妖女终于死透了!」

「菲……菲娜!唔唔……唔……啊……不……」

「赢了!太阳战士……我……我们终于赢了!」

就在阵阵的烟硝雾霾中,地球人又再一次赢得了惨痛无比的最后胜利。

继续阅读产卵战士~优里爱的逆袭

♥ 作者: 白纸 ♥

真‧淫魔修女传

真‧淫魔修女传 – 蔷薇后花园

第一章 诞生

「这……这是真的吗?已经死了吗?」

「不!不可能!」

「我一切都照主人吩咐去做!我不应该死的……不!我还不想死啊!」慌张的男子沙哑的颤声显得徬徨、懊恼与一丝愤怒。

「嘻嘻,别紧张……年轻人……」男人脑海内响起一阵阴沉笑声,彷彿能穿透灵魂般存在。

「我……我死了……?不……你说我不会死才对啊!」

「嘿,冷静点……撒旦的僕人。」

事实上,声音在这男人冰冷的嘴巴裡根本发不出任何声响,如今躺在太平间裡的他,尸体光熘熘地佈满着被解剖过痕迹。

「我……我怎麽能不紧张!你……你说过……我不会死的不是吗?」

「替主人服务换取『永生不灭』是真的,但我可没说过,肉体不会死亡这种事……」

「可恶……你……你骗我!」懊恼的死尸看上去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汉,生前是个寻常上班族,恶欲扭曲的性格让他一直没什麽朋友,也没有女人会看上他,直到七年前因发掘某种邪术而召出了恶魔使者,至此成了撒旦僕人。

「嘿嘿……谁叫你惹上不该惹得对象……」

自从追随这股邪恶的力量之后,每替撒旦服务一次所换取到的报酬裡,中年男都能获得某种控制人心的魔力,并且乐此不疲,直到……昨夜的行动事蹟败露后,惨遭『屠魔使者』乱枪击毙。

「不能动了……痛……为什麽还会痛?我不是死了吗?」

「啊啊……救我……不……不想死……不想死啊!」

「你已经没有皮囊了,再怎麽叫也没用的,只有我能听见你声音……」

「可恶!」

「唔唔……你……你说过……主人会照着我麽?为什麽不救我!救我!」男人痛苦的嘶喊道,可惜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具毫无反应的死尸而已。

他的灵魂似乎因为做过某种『交易』而无法离开身体,意识内存在某种『东西』,似乎正准备着特殊目的而蠢蠢欲动。

「别吵!我不正想着怎麽让你起来继续工作麽?」

「那……就……请你快点!我什麽都愿意替主人去做……」

「我……我不要死!求求你!我不要死!」

「安静!安静!嗯……刚想好了。」

「啊!真的吗?我……我还可以活过来吗?太好了……真……真的还能活过来麽?」男子声音兴奋地颤抖不已。

「嘿嘿嘿……别这麽小看自己,怎麽说我也栽培你不少年了,而我们恶魔使者既没肉体又无法在人界待太久,只好借助你们这些僕人……」呢喃的嗓音发出低沉、令人不舒服地密麻文字,彷彿唸着咒语般连串而一气呵成似地。

「什麽……啊啊!啊啊啊!」

「呵呵,去!找具好一点的母体再乖乖替我工作吧!桀桀桀……哈哈!」

就在此时,尸体的胸口突然裂开一个大洞,凹陷的心脏竟鑽出一条肥滋滋地黏稠大肉虫,喷出臭气,发出吱吱地怪叫声迅速滑下手术台,一扭一扭地鑽进排气管口,飞快蠕动地爬行而去。

继续阅读真‧淫魔修女传

♥ 作者: 重口味女王 ♥

扶她吸血鬼传说

扶她吸血鬼传说 – 蔷薇后花园

“这位姐姐,您真是可爱呢,如此优美的体态,让妹妹我不舍得下口呢。”

妖艳的少女亲昵地搂着怀中的美妇。美妇却撇过脸去,冷落冰霜的神情丝毫没有消解。

少女的双手肆意地揉捏着光洁纯白的肌肤,贪婪地留恋着夫人毫无累赘的肉体。少女轻吻了一下夫人的肩头笑着说:”姐姐的身子真是漂亮,可惜少了一些生气。“

夫人咬了咬牙,怒视身后的少女。她一身紧致的白肉如同大理石的凋塑,完全看不出岁月留下的痕迹。高挑的身材也没有多余的脂肪,只有眉宇之间睿智坚毅的眼神显现出她的年纪。

她是吸血鬼,名为卡米拉的吸血鬼长老,被称为一方的夜之女王,已经度过超过百年的岁月。而此时却只能在少女怀中无力地承受着肆意的把玩,如同无力的人类一般。

“没关系的,趁你熟睡的时候,已经给你喂过精华了。妹妹我要把姐姐一点一点养肥,让你姐姐知道‘生命’的滋味,嘻嘻。”

卡米拉咬了咬牙,怪不得自己体内魔力紊乱,竟然是自己休眠的时候,受到了如此的侮辱。

继续阅读扶她吸血鬼传说

♥ 作者: 白纸 ♥

黑暗面 (DarkSide)

黑暗面 (DarkSide) – 蔷薇后花园

初、反面

人,都有著别人不理解的黑暗面。

它,是一种危险象徵,一种渴望,一种变态,没有逻辑却绝不能翻越的禁忌之牆。

小从偷窃、犯罪到暴露、强姦以至无差别杀人等等,都是受不了内心黑暗面的极速扩张而丧失自我,人们畏惧它,压抑它,却总是能真实感觉到它在自己体内如此地蠢蠢欲动。

而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黑暗面也可能在我内心裡扩张到如此可怕地步。

出生在警界世家的我,有个严厉的督察长父亲,与一板一眼的检察官母亲,从小就被严格训练成循规蹈矩的资优生,终于在二十一岁那年我当上了全市最年轻的警探,并且只花不到七个月时间就让市长风光地举荐我为警长。

然而就在不到五年时间,局裡光靠我的小组就已破获了六十六件全市注目的大案子,一下子被暱称『正义小崔』的我,就成了警监空缺的热门人选,可惜其他竞争对手资历可也不小,加上窜升太快招来怨忌,抵不住各种流言诽语的我必须靠一次更大、更艰难的案子,才能稳住未来目标的局长大位。

因此,我在没有意识到自己将面前巨大危机的衝动下,贸然接手一件『变种人佣兵』的棘手案件。

一般来说,T市有个不成文的内规,就是只要犯案中有变种等级三以上的案子,局裡是不参与的,必须转交重案组或X学院处理,只可惜当时的我不知被什麽慾望给冲矇了,竟不顾所有警员劝阻,硬是指挥下属拦截对方。

那一天,是我人生最悲惨的一日,十三名组员跟我几乎在那天全数被名变种人给屠杀殆尽,重伤的我两臂不知道什麽利刃给贯穿,甚至可笑地吐著鲜血被倒吊在高楼上戏弄著。

「嘻嘻,你到底是怎麽找到我的?你都知道些什麽秘密?」脸长得比蜥蜴还丑的变种人,在杀光我的组员之后,还用那肥肥的尾巴捲起我脚踝,试图在高楼顶将我往下抛去作为要胁。

「F……FUCK……去死……」

「嘻嘻,我本想逗你玩玩,因为我根本就不需要知道什麽,但你的反应让我失望透了,真扫兴,再见了警官……」就在这头蜥蜴变种人正准备把我丢下楼去同时,背后一名女子突然出声阻止他。

「等等……这男人好像是个有名的警官,好像……像……对,是叫崔斯特,『正义小崔』对吧?」一脸凶相的短髮女子,似乎看出了我的身分以及那有些戏谑的绰号而阻挠对方,当她靠近端详我的时候,可以感受到一股结实精干的女佣兵特质。

「怎麽?嘻嘻嘻……原来顶顶大名的弧光也会对一名小白脸警官感兴趣?」

「不,别小看他,这小子名气不算小,而且意志力似乎也挺不赖的,身手能跟你过招到这种地步……对人类来说差不多也快到极限了。」

「差远呢!老子根本还没暖身!」

「知道、知道了,不过与其把这样小有名气的人物像垃圾般丢下去,还不如卖给佐拉博士,相信他现在很需要新鲜的实验品。」

「喔?咕咕咖……你这爱钱的女汉子,真是三句不离铜臭味……好灵敏的鼻子,我都不知道原来『掠夺者』这麽快就跟『九头蛇』搭上线……嘿嘿,也好……老子最近胃口很大,你最好能开给我满意的条件。」

「嘿嘿,没问题……不过帐还是坦承佈公的好,毕竟你跟九头蛇是有些旧怨,但生意归生意,一样四六分,这是行规。」

「行,就你这一句!卖!」

就这样,我被两名变种人佣兵俘虏到一处密室,一个秘密的实验基地,在那裡,我度过了这一生中最艰难的十多个月。

被囚禁的日子裡,我其实没有见过什麽佐拉博士,倒像被各种白袍医生给宰制著,他们不停逼问我各种问题,就像忠诚大考验一样,不断逼迫我崩溃、屈服,但我没有那麽容易就被打败,不管他们如何折磨,对我施打什麽样药剂,我都一一地挺了过去。

但,人不可能完全没有弱点的,就在某次的试验裡,他们播放著我的妻子正与我多年的好哥们约会之时,我深深的明白到,我被彻底激怒了,我,是彻底被击溃了。

我痛苦的放声大叫,做出许多早该被我压抑住的脆弱举动,而就在我几乎快要投降的同时,他们竟然又放映爱莲娜与那斯激情做爱的偷情画面,在我几乎崩溃做出自残举动之时,脖子上立刻被注射了某种药物。

在那之后,我似乎失去了对于信念的坚持与某种人格特质,我不再信仰正义,更厌恶变种人,都是他们害的,他们害我失去一切,失去爱莲娜……失去那名,应该成为T市警界之星的崔斯特警长。

在我第一次见到佐拉博士之前,我很确认自己早已经被那群医生给完全掏空了,他们再想知道什麽,我都完全毫无隐瞒地告诉对方,只求他们儘快放我离开,但这样的日子我又经历了好几个月才见到佐拉博士。

「你好,黑暗面。」佐拉博士的脸出现在闪烁的萤幕上,而开头的第一句话,竟是答的我莫名其妙。

「你说什麽?」

「也许你还不了解,崔斯特先生、或是正义小崔……不管怎样,你是我见过内心深处最黑暗的男人。」

「我……我不懂你说些什麽。」

「嘿嘿,也许你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因过度信仰正义而迷失,在此同时,眼裡也见过太多犯罪、腐败、黑钱与同侪敌意,各种不公不义早已让自身也因慾望而跟著堕落了,这世界到底带给了你多麽深沉地黑暗面啊,嘻嘻,但这是一种完美特质,也是我们将要为你解放出的新身分……」

「你到底……」

「不用害怕,还不到表现愤怒的时候,嘿嘿……黑暗面先生,你以后还会是警界呼风唤雨的正义小崔,但同时也会是我们九头蛇最忠诚的部下……」

「我不管你想要什麽条件,只要你愿意放我出去……」

「嘘嘘,别紧张……放轻鬆,黑暗面……我已经想到了一份特殊的适合礼物要赠送给你。」接著我再度被送入了透明密闭的培养罐内,那群该死的医生们再度对我身体做著可怕地人体实验。

然而,这一次我能清楚看见他们从一名昏迷的白髮女子身上抽出血液,并且转而将它注入到我的培养罐裡去。

一条条红色血管正寻著加入的药物渗透到我全身,那种刺痛真是我一生中少有过的极端痛楚,简直就像血液在体内要同时炸开般难受,就在几乎快要晕厥过去同时,眼睛只撇见到那女子病床上有个名字,叫凡妮莎(Vanessa)……

这种巨痛好像经历了数十天之久,直到我负荷不了晕死过无数次之后,才赫然惊醒到实验室内早已燃起熊熊大火,有个脸上两圈黑黑像熊猫般的红衣紧身男子撬开了我的培养罐,对著我碎唸个没完没了,最后还将我狠狠抛出室外,我这才有些明白他似乎为找不到那名叫凡妮莎的女子才纵火烧了实验室,甚至还破坏了我的培养盆作为发洩。

也不知是福是祸,实验室最后被彻底炸毁了,而我,却成了这神祕实验基地裡唯一存活下来的人。

幸运的,我活下来了,但不幸的……可能受到红衣怪男的骚扰破坏,间接导致了我的嗅觉完全丧失,我的肌肤变得比以前光滑许多,毛髮少到不像男人,甚至摸起来还像爱莲娜一样,也许,或多或少跟接受过那名女变种人血液有关也说不定。

迷迷濛濛地,我在街头流浪了好些时候,赫然,却惊讶地发现到那接受过变种血液后的新生『超级能力』。

我的鼻子完全对任何味道失去了嗅觉,但却反而对于人类无法分辨的费洛蒙气味特别有感,特别是美丽、青春期少女就越容易感觉兴奋,甚至,我开始无法控制地对女人穿过的衣物产生迷恋,而且它们是如此地神祕而充满诱惑!

就在我忍不住像个色情狂般把偷来的内衣裤放在鼻子上嗅闻时,天啊……那是多麽美妙的神奇气味,好像某种催情激素正不断在我体内快速燃烧。

我好喜欢那种感觉,而且我从来不知道,原来做爱时随手脱去的女性内衣,竟是那麽样的艳丽诱人,好像内心开始越来越懂得欣赏这种美好,更特殊的是,大脑竟在吸取越来越多内衣上的费洛蒙后,开始产生意想不到的惊人变化。

我意识到自己越来越能清晰地感受到内衣主人曾经有过哪些跟『它』的所有连结,从买来它的那一天起,女主人穿过的每一刻过程,以及到底与谁做爱过、喜欢什麽体位、对哪一场做爱最有感,甚至是使用过跳蛋、按摩棒自慰等等,全部都清晰地烙印在我亢奋下的脑海裡。

随著不停反覆地吸取这名女子的更多内衣裤后,越来越多不可告人的祕密就这样清楚罗列地浮现在我脑海内,我真爱死了这种感觉,尤其是这种窥人隐私与自己融入一体的错觉……绝对让我兴奋到……必须把它们都穿在身上好让更多、更多的费洛蒙接触到肌肤才行。

「啊啊!这……这是……」

就在我几乎失去意识的状态下,我把女人贴身的亵物全穿在了自己身上,才不到几秒钟时间,我的奶头就开始有了反应,下体肉棒急遽涨大,就好像立刻要喷射出来般,果不期然……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早洩的连续刺激,竟把浓浊的精液全都射在了这些内衣裤上。

「喝……喝……」

就在我为自己的极度变态感到噁心羞耻同时,奶头的涨痛感却有增无减,渐渐地感觉身体好像正在变形一样,慢慢地、脱序地、变态地,扭曲成与内衣裤紧密服贴地契合一起!

继续阅读黑暗面 (DarkSide)

♥ 作者: 刀叉口口 ♥

光明之沉沦

光明之沉沦 – 蔷薇后花园

(emmmm,两年前我发了一篇《宇宙交媾曲》在后花园,虽然大纲早就写完了,然鹅因为我的惰性就鸽了233。今天上来一看发现那篇居然还有新评论,还有人看,惊了233。所以,如果可能的话,也许暑假会抽空把那篇补完也说不定,毕竟现在还是以写正经小说为主,咳咳。这篇是一年前写的,讲述的是圣骑士凯文一步步堕落的故事,emmmm,同样也没写完,不过这篇不是很长,过段时间就把它补完,现在先把写了的部分给大家分享一下ww。)

第一章

“圣……圣骑士阁下,别别,别杀我!”

凯文一身被圣光祝福过的秘银铠甲,手持的骑士之剑抵在一名大腹便便的管家的脖子上。形貌猥琐的管家脸色发青,在那强大的光明威下哆嗦得话都不利索了。

“圣骑士阁下,不,圣骑士大人!我,我只是一个下人而已,求别杀我!”

凯文眯了下眼睛,生长在充满着光明正义的圣城的他最恶心管家这种人了,如果可能,他想立刻终结掉这个恶心家伙的生命,然后用圣光净化他那污浊不堪的灵魂。但是他不能,至少现在不能。骑士之剑挑起一个漂亮的剑花,从管家的脖子上回到了剑鞘中。他道,“带路——我听说这里在做罪恶的奴隶生意——你懂吧?”

管家顿时如获大赦,慌忙站起来,又对凯文点头哈腰地,奉承之意简直要从他那堆满肥肉的身体里溢出来。

“是,是,大人您跟我来……”

说着,管家便朝着城堡的后山走去,凯文瞄向那个山头,不由得走了一下神。

奥利大哥……你在那里吗?

凯文是大陆上绝对中立的圣城的圣骑士,他天才过人,十二岁便得到了神明的眷顾,如今十八岁的他已经是一名强大的七级职业者。他所想的奥利大哥是一名长他三岁的五级圣骑士,是他自小的玩伴。可是亲爱的奥利却在两个月前毫无音讯,凯文一路追查来到了这个大陆东部的庞大的帝国——迪拉尔,而据五公里外的小村的村民说,一名圣骑士一个多月前曾经过这里,而他去往的方向便是现在的这座无名城堡。

根据凯文所了解的信息,这座城堡下隐藏着的可能是一个奴隶营。天哪,罪恶的奴隶生意——好吧,不管这里有没有奥利大哥,他都要捣毁这个罪恶的奴隶营!

当然最好的是,他可以找到奥利大哥。

显然这个奴隶营里有着守卫,存在危险。不过奥利大哥毕竟只有五级,奥利对付不了不意味着七级的他对付不了——如果他愿意,他可以用圣光斩削平那个山头!

在管家的带领下,凯文来到了山脚的一座铁门前。

“大,大人……就是这里了……”

“你们挖空了整个山体?”

“大人您见识过人……啊!”

不等管家说完,凯文戴着浓郁圣光之力的斩击便轰开了铁门,吓得管家一叫。紧接着凯文一脚揣在管家屁股上,“你,继续带路。”

管家低着头钻进了甬道中,两旁的魔力球亮着幽幽的光。于是凯文道:“光明,驱散黑暗——”

刹那间,一个前后延伸三米多的光场出现在凯文周身。而这突如其来的光,也把管家的小动作照得清清楚楚——他的手伸进衣兜,似乎想要掏些什么。

凯文的剑立刻在他的手上斩出一道深痕——

“啊——啊……啊……”

“别耍花招!好好带路!不然下次剑就不是落在你的手上了!”

面对凯文的威慑,管家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忍痛走下去。在下一个拐口,眼前豁然开朗,在高高洞顶悬挂着的数十个火盆的照耀下,两旁的景象可谓想到的触目惊心!

一个个铁质的牢笼里,趴着、绑着、倒吊着一具具赤裸的肉体——其中九成为女性——在这寒冷的洞中,他们是那么的无助……

继续阅读光明之沉沦

♥ 作者: 未知 ♥

变身性奴

蔷薇后花园-变身性奴

第一章 撞破勾当

二十二岁的柳梓文是一个初出茅芦的电影助理编剧,身高,样子平凡,是那种走在街上也不会引起任何人注意的类型。今天编剧将一大堆剧本交给他,要梓文明天整理好放在他的桌上,于是梓文只好一边碎念念的,一边赶忙地在公司里通宵的处理这一大堆讨厌的纸张。

大约凌晨一时的时候,他觉得肚痛,于是便去厕所。因为他工作那层的厕所在进行维修,他只好走到下一层的去方便。下层是公司管理层的办公室,他看到老闆的房间还有亮灯,本来他也不以为意的。

“呀!!!!”但突然一声惨叫由老板的房间传出。于是梓文静悄悄的慢慢走到老板房间外。这时老板的声音由房里传来。

“啊……哦……啊……这东西……快要让我升天了……真的很辣啊……”

“是吧……林总……这是我由阿根廷那边带来的新货,拜託了很多人才打通了门路,你想要多少?”

“这个嘛……我看也很能卖的,就先给我两千万吧。”

“林总呀……这个货只有现在可以买呀,下一躺要等半年呀……机不可失呀。”

“那……………………好吧,给我五千万好了。”

“那我先谢你了啦。”

这时用屁股也想到他们是在商谈毒品交易了,梓文以前就听说公司的老板是靠杀人贩毒起家的,这个电影公司也只是用来掩饰勾当和找女明星陪睡的档子。

梓文知道自己踏到火蚁窝了,他慢慢的走向大门,突然双手被人从后勾着将他举了起来。梓文望向背后,原来是一个身高接近两米的壮硕粗汉。那人将梓文勾着带进老板的房间。

“老板,这个人刚刚在外边鬼鬼祟祟的不知在干甚么。”

“你这小子甚么都听到了吧。”老板冷冷地。

“不是啊!!不关我事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求求你……放我走吧!!”梓文冒着冷汗神情慌张的说。

只见老板淫猥的笑了笑,梓文身后扣着他双手的壮汉便将一颗药丸塞进梓文的口中硬要梓文吞下了。

“看今次运气会不会好点,上次那个真是丑极了,卖都没人要,干脆一枪毙了她拿去餵狗了……哈哈!!!”

“不要呀!!!请你放过我,放过我!!!”在老板的冷冷大笑声中,梓文哀求着被拉出了办公室。

梓文被带到郊区一间大屋中,途中他一直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断在变化,眼看着胸部在一直膨胀,头髮一直在长长,脸孔的线条也逐渐变得柔和了。到大屋时,梓文从走廊上的窗子,看到自己已完完全全变了一个长髮的美女。之后几个人将“她”带进一间房中,他们脱去“她”的衣服,这时梓文由在“她”面前的一面全身镜中和到他白胜雪的肉体下那陪伴了他二十二年的小弟弟不见了,只看到一条被稀疏阴毛遮掩着的细缝。

腰枝缩细了,胸部也胀起了两个挺而圆的乳房。看着应该是33D,23,34的三围。那几个人继续帮她穿上了黑色的丝袜,小可爱和白色开叉短裙,这时梓文已经感到昏昏晕晕的。“她”被放到一张椅子上,手和脚都被绑着了,一个比较外表斯文的男子为“她”很快的化了个淡妆。梓文的眼睛已经也睁不开了,只露出一条缝。

老板在这时走进房中。他问那个男子:“都好了吧。”那个男子以带点娘娘腔的声音说:“已经好了,这次这个女生很漂亮啊。”

老板手抬起已经迷迷煳煳的梓文的脸蛋;“果然很不错啊,这次真是走运极了。原来‘妳’叫柳梓文,以后叫妳文文好了,妳要记着啊。快叫人带她去我的房中。”“文文”在迷煳中听了这些说话之后便昏了过去……

继续阅读变身性奴

♥ 作者: 未知 ♥

魅魔皮物

魅魔皮物 – 蔷薇后花园

明天国庆假期就要开始了,一个我们期待已久的七天长假,一个不一样的长假。

为此我和她都在家中储备了七天所要用到的一切生活用品,包括各类食品,因为这七天我们已经计划好不踏出家门一步。她为我们能体验一个不一样的假期可是提前了两个月准备,去到那家工作室进行各种测量。如今东西已经到了,看来是时候了。

我们的计划从今天晚上开始,所以在饭后她便进到房间进行准备,而我便只能在客厅等待。所幸,还没等我被无聊的电视节目所催眠,房间的门便被打开了。

“哒,哒,嗒。”

随着几声清脆的高跟鞋声音响起,一名拥有淡蓝色肤色,一头深紫色及肩头发,妖媚女子从房间里走出。显然这并不是一名正常的人类,除去肤色的不同,她头上的犄角,后腰的尾巴和一双深红色的竖瞳黑色眼白的眼睛也表明了这一点。

不过我并没有多少惊恐,反而有些惊喜,这身装备的效果要比我想象中要好得多。而且这火辣的身材加上这身暴露之极的装束将我的视线死死吸住。

“诶!别看了,到你了!”她打断我略带淫色的打量,妖媚的脸庞似乎带着些许娇羞。

我立马回过神来,对着她笑了笑然后便进到房间的厕所开始洗澡。而在我洗完澡后她也随着我走了进来,毕竟我并不熟悉这些装备,还需要她来指点。

“来,先穿上这个。”她并没有对我剃过毛后一丝不挂的身体产生任何反应,而是取出了一条半透明的四角裤,从外面依稀可见其内部复杂的结构。从她手中接过来后我更察觉其中的精妙,不由对她所在的那个工作室感到几分佩服。

双脚穿入上替至裆下,然后我将我那已经有些抬头欲望的兄弟插入了其中的一个孔洞中,这狭长的孔洞刚好能覆盖到我兄弟的根部,而在其尽头我能感觉到有一个小小的突出圆环刚卡住我兄弟的头部,而其顶端则有一个小小的突起插进了我的尿道,将我的尿道与之连接起来,看来接下来的日子我就只能靠它来排便了。

继续阅读魅魔皮物

♥ 作者: 重口味女王 ♥

妖姬之卵

妖姬之卵 – 蔷薇后花园

第一章

阿爾文愕然地看著鏡子,鏡子中所映出的,是一位身材高挑豐滿,面容冷艷高貴的夫人,挺著一對肥大渾圓的巨乳,優雅而傲慢地側臥在美人榻上,呆滯地看向鏡外。

高高盤起的金色秀發,高級娼妓一般的奢華濃妝,耳垂脖頸的名貴飾品,鏡子中散發著動人魅力的女性,正呆呆地看著這邊,潤澤著艷麗唇彩的誘人豐唇因為吃驚而微微張開。

這是。。。夢?

阿爾文眨眨眼,鏡中的她卻也跟著眨眼了。

恐懼、驚訝、慌張、迷惑、混亂,劇烈的情感波動,讓身体下意識地做出了女性化的反應:阿爾文捂住了胸口發出了驚慌的尖叫:

“啊~”

而當尖叫聲剛一出口,阿爾文便驚恐地抿住了嘴——喉嚨中發出的,已經是軟綿綿嬌滴滴的女聲了,而胸前觸手便是柔軟嫩滑的乳肉。

我。。。我怎麼了?

阿爾文小心翼翼地伸出纖纖玉手撐起自己的身体,改變角度讓鏡子反射出自己的身体,仔細地觀察鏡子所映出的自己:鏡中美人的肩頭披著一條華貴的蕾絲內衣,鏤空的薄紗透出健康性感的小麥色肌膚,隱隱的還有一些羞恥的曬痕,透露出身体的主人對于性感衣物的偏愛。除了那對碩大堅挺性感得有些晃眼的巨乳,而巨乳之下腰部急劇的收緊,而小腹微微隆起,挺翹肥大的臀部和纖細的腰部形成一個完美的S型,而圓潤臀部以下而兩條健美光潔的玉腿無力地搭在美人榻上。

這豐滿性感的長腿, 肉感勻稱的臀部和曲線撩人的腰肢,怎麼看都是女性的身体。

我。。。我怎麼會。。。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自己竟然變成了一位体態豐腴性感婀娜的貴婦人,阿爾文完全無法理解,大腦拒絕思考,阿爾文心中一片混沌。

像是拒絕承認眼前的香艷的現實又像是想起了什麼,阿爾文伸手探入睡裙之中,試著探尋那一絲男性的痕跡。可細長的指尖無論怎麼尋找,觸手的卻都是自己那滑膩彈手的肌膚,與絲綢內衣柔密的觸感。

阿爾文像是發瘋一樣,急切地掀開了薄紗睡衣,最大角度分開了那雙肉感的大腿,把自己香艷的股間暴露在了這面妖異的魔鏡面前。

继续阅读妖姬之卵

♥ 作者: 重口味女王 ♥

蜘蛛女郎的妖淫补习 第四章

蜘蛛女郎的妖淫补习 第四章 – 蔷薇后花园

“理樹理樹!”

一個清脆的女聲從臥室的門外響起,隨之而來的還有咚咚咚的敲門聲。

理樹蹭地從床上彈起,驚慌地四處張望。然后才回過神來,想起自己正在家中的臥室。夜晚街道的寒風,手腳的酸痛,膝蓋摩擦的痛楚,統統像是夢一樣消失了。

“唔….?我……我夢見了什麼?”

而此時理樹想要回憶卻什麼都沒有,一切如同夢幻泡影般消散,只覺得剛才好像想到了什麼十分刺激十分甜美的滋味,窒息與興奮,痛楚和麻痹。

“咚咚咚”

“理樹理樹!不用藏啦!我知道你晨勃了!”

過分元氣的少女音在門外不留情面地喊著。

“來了來了!”

理樹慌張地喊道,急忙掀開被子,尋找自己的衣物。一陣濕氣從被子里散開,床單濕透了,到處是黏膩的痕跡。而被子下的身体,只穿著一雙白絲襪。

理樹臉一紅,扭捏地爬下床尋找能夠遮掩的衣物。昨天睡前穿的就是這個嗎?理樹有些疑惑。不過被這白絲包裹的雙腿卻毫無黏膩濕熱的感覺,干爽絲滑,仿佛剛剛換上的一樣。

理樹急忙尋找自己的衣物,卻完全沒有脫下絲襪的念頭,被徹底抹去了一般。可此時理樹東翻西找,又怎麼也找不到自己的衣物。

“咚咚咚”

“理樹理樹!再不開門我可就進去了喲~”

“等等….等我穿上衣服!”

理樹已經無力應付,更沒有閑心去猜這個門外的女生是誰。只能焦急地翻找。可一回頭昨天的衣物卻平白無故地出現在了顯眼的床鋪上。

這是。。。。沒睡醒麼?那種妖異的不安感又來了,可是理樹卻沒有時間思考。就在他剛抓起衣服還沒來得及往身上套的時候,門就被打開了。一位穿著熱褲和運動背心的少女,小跳著侵入理樹的臥室。

“嘻嘻,理樹,怎麼這麼慢啊,是不是早上偷偷打手槍啊?”

她調皮地笑道,對理樹現在的模樣她絲毫沒有懷疑和驚訝,只是玩味地笑著,任由理樹慌張地套上衣褲。

這時理樹才有閑暇看向這位少女,纖細的腰肢,挺翹的臀部與潔白的雙腿,看得理樹心頭一動。但是。。。她是誰呢?為什麼會出現在自己的臥室里呢?

继续阅读蜘蛛女郎的妖淫补习 第四章

♥ 作者: kbmnv1998 ♥

娃娃制造所

娃娃制造所 – 蔷薇后花园

2019/05/11 更完

序章

古色古香的水乡小镇上,一个穿着新潮的陌生男子停在青砖铺就的岔道口,对照手中的照片,他疑惑的走进了街口一个破旧的体彩店中,柜台后是两个淳朴戴着披肩的大妈,其中一个大妈操着方言热情地问他:“小干,买彩票啊是?”。陌生男子迟疑用普通话的回答:“大妈,请问戴小姐在这吗?”另一位大妈脸色瞬间凝滞,略作沉默后打开柜台后的一扇门,朝里面指了一指:“她就在里面,你自己去寻吧。”

男子默不作声的走了进去,门后面是一条向下的水泥小道。沿着小道拐了个弯,他便见到了他要找的人,她端坐在一张老板椅上,背朝着男子。

“你的名片上写着你叫戴琦丝,是吗?”

“是的。”

这声回答虽然简短,但声音中透出的柔媚已让男子内心一动,他细细端详了一边椅子上女子的背影,黑色柔顺的长发正到背部,虽然看不清身上衣服的材质,但无疑十分贴身,勾勒出女子火热的小蛮腰,隐隐看见翘起的二郎腿末端是一双漆黑发亮的高跟鞋,就身材而言,比男子以前见过的女子都火辣,男子不禁遐想起女子正面的容颜了。

“快说正事!”,女子察觉到了男子对她令人不悦的凝视,有些愠怒的打断了他。

“哦,咳咳!”男子从遐想中回到现实,“你说你能把真人制作成任人摆布的娃娃,是真的吗?”

女子转动老板椅,男子终于见到了女子的正面,在昏暗的灯光下,女子身上貌似穿着一件十分光滑的连体乳胶衣,黑色光滑的手臂纤细性感,手指末端贴的紫色指甲盖更是增添了一丝邪魅,这件乳胶衣仿佛是女子的另一层皮肤般,竟看不出一丝褶皱,女子在乳胶衣外面还穿着一件运动紧身胸衣,显出女子36D的完美身材,腰部一个黑色的皮革束腰将腰围压缩至十分完美的比例,除此以外,女子上身还穿了一件黑色修身衬衫,下身为一条很紧的及膝皮裙,脚上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在脚踝处用皮带牢牢固定,女子全身的装束彰显出了她魔鬼般的身材,让男子看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但奇怪的是女子脸上带着一个无面男的面具,让男子为看不见女子的脸扼腕叹惜。

继续阅读娃娃制造所